云南白药(000538)最新股价
(转)扬帆正当时——写在云南省药物研究所转制10周年之际
发布时间:2010-10-19    查看次数:5312
T浏览字号
分享到:

新浪微博

微信

      转制10年,云南省药物研究所经历了濒临绝境、起死回生,铸造辉煌的跳跃式发展。开创全省通过药物非临床研究质量管理规范(GLP)认证的先河;建成全国规模最大的生物医药中试平台;研发金品系列原创新药并成功自主转化,创造销售额10年提升100倍的“药物所速度”;率先迈出云药资源基础性调研步伐,凝练出领先全国的天然药物资源调研优势,成为创新目标明确、思路活跃、特色鲜明、能力突出、团队稳定的国有创新生物医药科技型企业……10年巨变,值得记取的东西太多,10年发展,给了大家一个确切的答案:是药物所团结务实、勇于开拓的领导班子带领着一支踏实肯干、爱岗敬业的职工队伍,解放思想,更新观念,以发展为题,用创新作答,才铸就了省药物所峰回路转的变局,创造了新的辉煌。

主动适应转好制,省药物所10年磨一剑,闯过改革“阵痛”期,跃升为云药科技创新和成果转化的佼佼者

“刷新”观念横空一越

十年急行,十年跨越。

自2000年10月18日由国家全额拨款的事业单位整体转制进入市场,成为自负盈亏的科技实体,10年云卷云舒之间,云南省药物研究所以发展为题,用创新作答,闯过改革“阵痛”期,确立天然药物研发优势,一跃成为云药发展中科技创新和成果转化的佼佼者。

或许数字更有说服力:

2000年,省药物所仅有2个续研小项目,国家级项目为零,服务项目少小;2010年,全所在研项目近30个,国家级项目5个,国际合作项目1个,委托项目30~40个。

1990年至2000年间,省药物所仅有1个省级三等获奖项目;在此状况下,2000年至2010年间,全所获省部级以上奖励的成果达12项。

2000年,省药物所药品销售额仅100万元;2010年金品系列创新药物销售额将超1亿元,上缴利税1000多万元,销售额实现10年增长100倍。

2000年,省药物所仅有几十亩土地和几台即将淘汰的仪器,总资产约500万元;2010年,全所总资产达1.1亿多元,拥有国家认定企业技术中心、云南省药物安全性评价(GLP)中心、昆明生物医药中试生产中心等多个高层次研发平台……

如蚕破茧,如蛹化蝶。10年里,在观念的新旧更迭、对未来的期翼的激荡中,省药物所解放思想,更新观念,一系列强有力的改革举措“破冰”而行,全所从硬件到App都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

“相当于新建了一个药物所!”回想10年创业的艰辛,再看今日的辉煌,药物所副所长赵毅感慨不已。

时间回溯到1999年前后。此时的省药物所,沉疴重疾缠身,禁锢在计划经济下的老科研事业单位长期沉淀的不良弊端集中爆发,各种尖锐矛盾交织在一起,科研、生产基本上处于停滞,厂区杂草丛生,仪器闲置陈旧,职工人心涣散……

“来所的第一天,在所里转了一圈,心都是凉的”,当年情景历历在目,药物所制药厂副厂长任永福已是语音哽咽。“一幢古老的两层红砖楼斑驳破烂,周围杂草长得足有膝盖高,老鼠在办公桌里打起了洞,上班的人中年轻人都很难见到,有的在聊天,有的在织毛衣,与心目中想象的科研院所反差极大!”

就在2000年7月,顺应国家科技体制改革,作为云南首批22家科研院所转制单位之一的省药物所整体进入云南医药集团。失去了国家财政供养,从此要面向市场自食其力,这对本已处于风雨飘摇中的省药物所来说,无异于雪上加霜。在风起云涌的市场经济大潮中,省药物所还能生存下去吗?它的未来在哪里?

生死存亡的紧要关头,云南医药集团临危受命,组成了以所长朱兆云为班长,李增荣、王作祥、王京昆、赵毅为成员的新领导班子,勇敢地挑起了重振药物所的重任,药物所新的历史从此而改写。

千头万绪,从何抓起?

“怨天尤人无济于事,只有发展才是硬道理,才能解决问题!”朱兆云的话语坚决有力,掷地有声。

从零起步,一步一个脚印地构建两条主线:一条是科研线——“新平台、新项目、新人、新成果”;另一条是产业转化线——“新厂、新产品、新人、新网络”。救活药物所的决心支撑着新领导班子朱兆云、赵毅、王京昆带领职工起早贪黑地苦干。理思路、出措施、跑资金、要项目、搞建设,随着人事、管理、分配等一系列改革举措冲破阻力实施,这个成立于1956年的老科研院所终于开始重现生机。

对于当时转制的艰难,副所长王京昆作了个形象的比喻:这就象斜坡上的一个球,力气使小了它不动,还会下滑,要往前推一点,得费好大的劲。

从2000年到2010年,既是药物所艰难求存的10年,也是药物所跨越发展的10年。这当中,既有清醒的认识,也有明晰的思路,既有壮士断腕的决心,也有“有所为有所不为”的睿智。

10年里,一个个重大创新突破让省药物所得以“涅槃重生”,也把“加快发展”这个关键词演绎得分外精彩!

思路之变。纠结在该不该转制的困惑里于事无补,消除抵触情绪,不等待、不抱怨,转变观念,主动适应转好制。以科学发展观来看发展、求发展、谋发展,成为省药物所从困局中“突围”的关键所在。

机制之变。理清劳动关系,每两年进行一次竞争上岗,双向选择,最大限度地发挥职工的才智,构建合理、流动、竞争、开放的格局;破除老事业单位完全按职称、职务、工龄等来套工资,干和不干一个样,干多干少一个样,干好干坏一个样的做法,以基本工资兼顾工龄等因素,用职务津贴来解决责与利的问题;确立科研和成果转化两条腿走路的发展思路,争取科研、产业化项目,恢复科研和生产,建立并完善科研、生产、销售三支队伍。

管理之变。建立相关管理制度66个,做到管理有制度、行为有准则、实行有依据、业绩有考核。

面貌之变。3600平方米久未修缮的实验大楼得到改造,新建了制剂大楼、原料药车间、屏障级动物实验室等,完成了App建设和人才培养,通过了国家GMP、GLP认证。职工收入实现从1999年人均收入不到1万元增至4万多元,总资产增长为转制时的20多倍。

不歇的变革,不懈的奋斗,让省药物所再次找到了自信与从容,绘出了神来之笔:发展阵脚稳住了,思路理清了,中心工作突出了,团结加强,人心思进,改革和发展局面焕然一新。业内专家称他们实现了“从困境到新天地的裂变”。

“药物所现在是肿消痛去,痛去舒来”,省内销售部经理李霞借用自主新药品种痛舒胶囊的广告语,对药物所10年变化作了个确切的注脚。

坚持创新不停步,省药物所自主研发金品系列等原创新药,创下销售额10年提升100倍的“药物所速度”

创新产品确立核心

“金品系列药物销售额今年有望突破1亿元,将为云南再添一个销售上亿元的云药大品种”,金品系列药物较高的市场认可度,让销售副厂长张志清底气十足,信心满怀。

从100万元到1亿元,10年提升100倍,原创性药物金品系列的成功自主转化,创造了令人惊叹的“药物所速度”。

创者生存,新者强盛。医药产业是科技发展的前沿阵地,开发新药是医药产业激烈争夺的制高点,也是发展进步的推动力。副所长赵毅分析认为,医药市场竞争激烈,以往那种小投入、短跳板、低水平的产品创新已跟不上医药发展的要求,要想使企业能在新一轮市场竞争中立于不败之地,惟有加快自主创新,调整产品结构,提升企业核心竞争力。

坚持创新不停步,依靠创新求发展,推进企业不断实现新跨越。正是基于对自主创新的深刻理解,省药物所追求卓越,自主创新打造本土新药的战略定位在发展中日益清晰,并在创新驱动下实现了新药研发的一个个飞跃。

省药物所自主常识产权原创独家品种——金品系列药物包括痛舒胶囊、肿痛气雾剂、肿痛搽剂、肿痛凝胶、伤益气雾剂5个新药,该系列药物取得5个原创性国家新药批件,3项发明专利,获省科技进步二等奖,省优秀发明创造选拔赛一等奖,第十五届全国发明展览会金奖,是我省医药行业原始创新的典范之作。其中,应用气雾剂治疗乳腺小叶增生为国内外首创,凝胶剂填补云南药物制剂中的一项空白,痛舒胶囊被认定为国家重点新产品,“金品”商标被认定为云南省著名商标,痛舒胶囊、肿痛气雾剂被认定为云南省名牌产品,并在2010年进入国家基本医疗保险药品目录,肿痛气雾剂、痛舒胶囊、肿痛搽剂2010年2月被认定为“云南省自主创新产品,伤益气雾剂已打入美国市场。

“金”代表金子一样的品质,金品系列药物中含有金叶子、金铁锁、金不换三味带“金”字的药材,体现精诚所至、精益求精、持之以恒的省药物所团队精神,“品”代表品质道地药材,表达民族医药与自然资源结合的品牌含义。同时“金品”也是“精品”的谐音,做精品是省药物所团队的一贯追求。金品系列正是省药物所立足云南天然药物资源和民族药“富矿”,研发和生产具有云南特色创新精品药物的缩影和体现。

在省药物所创新发展史上,智慧光芒的创新亮点频频闪现,为祖国医药卫生事业和云药发展立下了汗马功劳。

青蒿素的发明为省药物所赢得了国家发明二等奖和全国科学大会奖的荣誉。省药物所率先用溶剂汽油提取法从黄花蒿中获得高含量的青蒿素,为此后青蒿素系列产品开发打下坚实基础。

从我省特有天然药物灯盏花中,省药物所提取分离出灯盏花素,开发出知名度很高的灯盏花系列产品。其中,灯盏花素制剂被列入“全国中医医院急诊必备中成药”和国家基本药物目录,灯盏花素片进入国家基本药物目录。

省药物所开发出三七系列药品,其中三七冠心宁研究获国家卫生部科技成果二等奖、云南省科技成果二等奖,三七总皂苷注射液(血塞通)获云南省科技工作二等奖,七叶神安片获得云南省科技成果三等奖,血塞通注射液进入国家基本药物目录。

源源不断的新药研发,体现的是省药物所日益提升的核心竞争力。该所形成了从调查、采集、提取分离、药效筛选、安全评价、剂型开发、标准制定的完整新药开发链,主持和参与开发出30余个具有云南特色,疗效确切稳定、市场畅销的创新药物,在天然药物研发方面居国内先进水平,部分品种成为省内外的知名品牌和支撑品种,获国家和省部级以上奖励30余项,取得了较好的社会效益和经济效益。

工会副主席牛云壮总结说,省药物所确立发展基础在科研,生存壮大在实体的思路,成功探索出科学研究与产业开发两条腿走路的“药物所模式”,自主研发的创新药物全部实现成果转化和产业推广。科技创新支撑了产业发展,成果转化不但解决了全所的生存问题,还反哺科研,让药物所实现科研与产业化相辅相成,和谐发展的良性循环。

造好航船好出海,省药物所建成全国先进的研发平台,扭转“舢板对航母”的竞争劣势,为云南乃至全国医药行业提供了良好平台支撑平台建设攒足后劲。

温暖的阳光照耀在西山脚下、滇池之畔的省药物所,花园式的现代化园区在蓝天白云的映照下更显得清新怡人。进入新建成的昆明国家生物医药中试生产中心,只见注射制剂区、口服制剂区和外用制剂区3个中试区分布有序,整齐洁净,各类先进的制剂设备安装规范,并已实现全自动控制,研究人员正在进行设备的调试。副所长赵毅自豪地先容:“中试中心具备按国家GMP标准生产渗透泵制剂、微丸、巴布剂、气雾剂、滴眼剂、冻干粉针剂、非PVC软袋大输液等20余种药物剂型的中试能力,基本涵盖了《中国药典》(2010年版)中药类所有药物剂型,是目前国内剂型最多、规模最大,具有领先水平的中药、天然药物制剂中试服务平台,能为云南乃至全国医药企业和研究机构提供研究开发、成果转化和技术咨询等公共服务。”

2000年以来,该所建立了天然药物资源研究中心、天然药物筛选研究中心、药物安全性评价中心、昆明生物医药中试生产中心4大研究中心和中试基地,在多个学科上凝炼出特色和优势,为我省原创型新药研发提供了先进的科研平台支撑。

天然药物资源研究中心:设有天然药物及民族药标本室、生药显微鉴定实验室、生药理化鉴别实验室、分子生物学实验室、组培室。贮藏了4万余份药用植物腊叶标本,应用现代技术开展了3000余种地方本草、民族药物的资源调研和生药研究,中药资源研究能力处于国内先进水平,在地方本草研究方面处于国内领先水平。

天然药物筛选研究中心:主要开展天然药物的活性筛选研究以及新药临床前研究的提取纯化工艺、质量标准、稳定性、药效学研究。基于民间应用经验,中心实现了植物化学和药理的紧密结合,筛选方向清晰、样品来源丰富,近年来开展了150多种药物的实验筛选,发现新候选药物10余个。

药物安全性评价中心:2006年通过国家《药物非临床研究质量管理规范》(GLP)检查,7个试验项目通过认证,填补我省新药研究安全性评价空白。现已为省内外多家企业开展了100余项新药研究项目,实验动物涉及大鼠、小鼠、豚鼠、家兔、犬和猴的各种试验研究,对促进云南新药开发与研究起到了积极的示范推动作用。

此外,与国家药物制剂中心合作共建的中药现代化科技产业(云南)基地——中药工程技术与制剂研究中心于2004年通过国家《药品生产质量管理规范》(GMP)认证。与天津药物研究院“药代动力学与药效动力学国家重点实验室”共建了药代动力学研究技术平台,弥补了云南省药代研究的空白。同时,该所中药材品质评价实验室、中药毒理实验室成为国家中医药管理局认定的三级实验室,拥有大批先进仪器设备。

GLP中心副主任包广雷深有感触地说:“从转制时实验室仅有几个瓶瓶罐罐,到现在近五千万元的仪器设备,科研条件有着天壤之别”,中试基地副主任刘波接着说,“良好的科研平台是大家新药研究的大后方。”

平台建设让省药物所扭转了市场竞争中“舢板对航母”的劣势,不仅为本所研发新药创造了条件,打好了基础,也为云南医药行业的发展提供了有力的平台支撑。

据初步统计,依托平台,省药物所近年来为省内外医药企业、院校、研究机构提供技术服务累计150余项;承担合作研发项目10余项;开展药品、新药、药材质量标准研究48项;申报专利30余项,共获得授权专利17项;承担国家、省部级科技项目30余项,已完成验收20项;完成10余个新药研究,获得8个上市新药生产批件、4个临床批件。

栉风沐雨调查药源,省药物所编著一批享誉全国的云南天然药物专著,天然药物资源基础性调研走在全国前列

基础研究创新之源

“水虎掌草,别名小黑药、地黄连、黑鹅脚板。植物形态:多年生草本,根茎短而粗壮……”翻开装帧精美的《云南天然药物图鉴》,淡淡药香似乎要透纸而出。图鉴中,每种药用植物都配有实地拍摄的鲜活彩照,形态、分布生境、药用部位、采收加工、性味归经、功能主治及现代研究等内容历历在目。

作为我省第一本系统先容云南药用植物的彩色图谱,《云南天然药物图鉴》克服以往本草以墨线画、手绘等方式记录药物资源,随意性大的缺陷,通过实景拍摄,直观、真实地反映了云南药用植物分布状况。该图鉴现已出版5卷,累计收录云南天然药用植物2540种,超过了历代古本草所收录药用植物的数量。

当凝聚着省药物所科技工编辑心血的5卷《云南天然药物图鉴》问世后,即在药学界和植物学界引起强烈反响,获得广泛好评。“这套书籍可算是云南医药界的浩瀚巨著,可谓功在国家,利在人民,惠及子孙的善举。”中国工程院院士、中国医学科学院药物研究所名誉所长、世界卫生组织传统医学中心主任肖培根院士对图鉴给予极高评价,寄予殷切希翼。

此后,该书被北京大学、香港浸会大学等高校列为教学辅导用书,在省委宣传部“服务三农”活动中受到热烈欢迎,还获得了第十二届西部地区优秀科技图书一等奖。

“云南拥有占全国种数一半以上的天然药物资源。但是,天然药物资源家底不清、无序利用等问题在一定程度上制约了云南天然药物的研发。作为新药研发最基础的环节,只有搞清了药物资源分布状况和药用植物性状,才能有的放矢地研发新

药,确保新药研究实验的真实无误”。站在云药可持续发展的高度上,省药物所顶着外界的质疑,义无反顾地承担这一公益性重任。科研离不开日积月累的基础研究,不可能吹糠见米、一蹴而就。所领导班子下定决心,无论遇到多大的困难,无论风险有多大,都要努力做好这项工作。

在省科技厅、省财政厅、云南医药集团、云南白药集团等上级主管部门的支撑下,10年来,省药物所一批批科技工编辑长年不辞艰辛地上山调查药源,采集标本,遍访民族民间,开展云南天然药物资源调研和民族民间用药经验的收集,开创性地对云南中药资源进行了较为系统完整的研究。该所贮藏了4万多份药用植物腊叶标本,主编了《云南天然药物图鉴》、《云南重要天然药物》等一批国内外有较大影响的专著,为云南天然药物开发做着大量重要的基础性工作。

该所整理出版了比《本草纲目》成书早140年的全国第一本地方性本草——《滇南本草》,开创了用现代科学技术解读地方性本草的先河。

2008年,汇集云南各民族认药常识和用药经验的民族传统医学的集成之作——《云南民族药志》第一卷的出版,引起了医药界人士高度关注。省药物所的这一杰作,不但为民族医药扶持保护、开发利用打下了良好基础,也为全国各民族地区发掘整理民族医药提供了工作榜样和新鲜经验。

“药物资源调查现已被列为国家重大科技项目,而这项工作大家10年前就开始做了,这说明大家超前性地开展药源基础调研的路子走对了!”天然药物资源研究中心主任高丽颇感欣慰。

当历经跋涉,栉风沐雨所得的创新成果应用于云南天然药物研发的时候,野外调研组长邱斌、符德欢觉得,青山绿水之间持之以恒的探寻,无论经历多少艰险,付出多少心血都值得!

在调研中,发现了一些濒临灭绝的药用植物,科研人员坚持不懈地探索如何保护、可持续利用这些资源。例如对珍稀名贵药材珠子参的抢救,省药物所在全国率先建立珠子参规范化人工种植基地和林下抚育基地,已成功形成种植300~400亩的规模,预计在“十二五”期间,可为药农增收上千万元。

创先争优,做学习型企业,跻身省级创新团队行列,省药物所领导班子和职工凝心聚力,实干兴所,铸就省药物所峰回路转的变局,再创新的辉煌

创新团队引领发展

“这些年药物所的发展真正是一年一个样!”伴随药物所发展的邵震伟和重获新生的药物所一样,曾经历了困惑中的徘徊,激情中的奋斗,也感受到了成功的喜悦。“药物所之所以取得今天令人刮目相看的成绩,主要得益于有一个好的领导班子,有一支好的团队。”曾获工人先锋号荣誉的班组长李绍昆的感言,代表了药物所职工的共同心声。

大家的脑海中总会浮现省药物所10年来的那条发展曲线,也一直在问:究竟是什么原因,铸就了省药物所峰回路转的变局?

10年发展之路给了大家一个确切的答案:那就是药物所务实勤勉、勇于开拓、团结奉献的领导班子带领着一支踏实敬业的职工队伍,艰苦努力,实干兴所,才支撑和引领了药物所不断发展壮大。

“在事关药物所发展的重大关键决策上,作为领头羊的所领导班子站得高,看得远,决策具有前瞻性”,科技管理部主任徐榕雪回忆,2004年药物所建GLP中心的时候,外部充斥着对一个小而全的研究所建高标准GLP中心的质疑之声,对内来说,刚经历转制的药物所基础薄弱,资金紧缺。“考虑到药物所的长远发展,所长朱兆云号召,克服一切困难,举全所之力建好GLP中心”。2006年,当GLP中心在云南开创性地通过国家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专家组现场检查时,专家们感叹道:“想不到这样一个地处边疆省份的药物研究所,这样一支年轻的科技人员队伍,在那么短的时间里竟然能完成并通过如此严格、高标准的GLP现场检查。”

“省药物所虽然小,但发展的思路不能小,发展的眼光不能小,发展的胸怀不能小,”省药物所领导班子大声疾呼。

超前谋划,在上级主管部门的支撑下,所领导班子率领大家破解事关省药物所生死存亡的“两P”建设难题,使药物所在2004年顺利通过GMP专家组现场认证,2006年在云南第1家,全国第16家通过国家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GLP现场检查,目前仍然是云南省唯一一家通过GLP认证的机构。“两P”项目从筹建到成功认证,仅花了三年时间,与此同时,金品系列新药在研发成功后也迅速转化,药物所创造的“药物所模式”和“药物所速度”,受到国家及省药监局专家好评。

所长助理崔涛说:“必须做的事,顶着压力也要干,必须负的责,迎着风险也要担。”省药物所领导班子的精气神,就在这种“有所作为”中生动展现。

退休返聘的王蔼玲是1977年就到所工作的老职工,她用“阳光、楷模”来概括所领导班子。“朱所长几次累病在岗位上,每次都是吊针一拔就立马赶回所里工作,赵副所长不辞辛苦地亲自去跑市场,王副所长为赶材料,眼睛都熬红了”。领导做出了表率,深受感动的她返聘几年都没有请过一次病事假,只因她心里有个朴素的愿望:希翼为所里多做点事。

“搞销售更多的是单兵作战,但总感觉有股强大的力量在支撑着自己,这股力量来自于和谐温馨的大家庭——省药物所,多年来正是这股力量让自己克服了一个又一个困难,创造了销售的好成绩,”多次被评为销售先进个人的肖丽萍深有感触地说。

往事一点一滴涌上心头,人们无法忘记:药物所科研人员到元江调查加麻树、攀枝花树资源时,在树底下拍不到满意的照片,只有爬到树上去拍,等拍好照片下来,双手被树上密布的刺戳得又红又肿;在西双版纳勐腊尚勇办事处调查阳春砂仁时,当地气温高达38摄氏度,年届70的正高级工程师戚育芳仍然顶着烈日,提着标本架,坚持完成标本采集任务;实验大楼改造时,所领导和职工一起加班加点干活;资金不足,为节约每一个“铜板”,所领导身体力行,和大家一起一尺一尺地量天花板,数有几扇窗子……

“在GLP中心工作能发挥所学专长,而且所领导给了大家充分的信任,为大家创造了团结干事的平台”,工作还不到两年的博士研究生谭莹认真地表示,对于到药物所工作的选择,自己从未悔恨过。

“个人就像大海中的一滴水,离开了大海就会干涸,药物所能有今天的发展,靠的是大家的共同努力。”党委书记、所长朱兆云认为,药物所之所以能得到这么快的发展,主要是药物所团队奋进、无私奉献的结果。

“人是生产力中最活跃的因素,也是企业发展的核心力量。人心凝聚,齐心协力是企业发展最有效的推动力。”所长助理范孝开这样认为。省药物所把“创新、求实、团结、奋进”八字所训融入管理思想和管理方法的不同层面,领导以身作则,职工爱岗敬业,全所上下齐心协力,探索出一条科研进步、成果转化、人才辈出、管理科学的发展新路。

2006年12月,省药物所天然药物开发技术创新团队入选云南省创新人才团队,跻身当年我省重点扶持的9个省级创新团队行列。团队瞄准国内新药开发前沿,挖掘民间经典中医药配方,引进与创新结合,取得多项重要成果,引领着药物所不断前进,为云南传统中医药走向现代化、走向世界做出重要贡献。

目前,这支团队兵强马壮:国务院津贴、省突出贡献、省创新人才8人,高级职称18人,博士、硕士26人,大学本科以上人员占总人数的74%。与多位专家、教授、院士形成良好紧密的合作关系,2010年被省科技厅认定为第一批天然药物研发领域云南省创新团队。

10年发展道路漫长,但要紧处往往就是几步。生存和发展,10年奋斗的核心。当为生存呕心沥血的日子渐渐远去,而发展却仍然任重道远,催人奋进。

结合国家西部大开发、创新型云南行动计划和中国向西南开放桥头堡战略实施,在“十二五”期间,省药物所团队将在中药(天然药物、民族药)创新药发现、新药临床前研究、工程化转化三个方面形成系统研究能力;在筛选、制剂、中试、工程化方面形成核心技术;建立技术特色鲜明、具备综合研发能力、专注于中药(天然药物、民族药)研究方向的研发队伍;建成装备先进、技术完善、功能配套及人才聚集的研究机构,力争达到国内先进的综合研究水平。

潮平两岸阔,风正一帆悬。站在新的起点,省药物所蓄势待发!

http://www.yimm.com.cn/news/detail.asp?n_id=894
全国服务热线 :

微信公众
© 2018 All Rights Rserved 云南白药集团股份有限企业    互联网药品信息服务资格证书:(滇)-非经营性-2017-0026
版权申明 隐私保护 滇ICP备05002333号 滇公网安备53011402000286号 技术支撑:奥远科技
网站地图